“这次你不再是被冤枉的了” 获160万国家赔偿他还偷牛
 
 

“这次你不再是被冤枉的了” 获160万国家赔偿他还偷牛

发布时间:2020-04-21 10:53:37
 
因“故意杀人罪”坐了17年冤牢、获160余万国家赔偿的海口人黄家光,最近又因涉嫌偷盗村里的牛被抓。 被村民当场发现同买家交易的那个中午,大哥黄家达力劝弟弟投案。他恨铁不成钢,在电话里愤愤地说:“黄家光,你赶快自首吧,这次,你不再是被冤枉的了。” “我自首了,会判得轻一点吗?” 12月5日,对黄家达与黄红芳夫妻而言,是个平常的乡村日子。像往常那样,天刚亮他们就起床了,一个要到永发镇卖毛瓜,另一个要耕种放牛。 回忆起那天的情形,黄家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中午他们一回到位于新岭冲村的家,才发现一切都变了——他们听到,50米外村口处黄举山开的小卖部里,围着的那一大圈人“说话很大声”。“肯定出了什么事。”黄家达对黄红芳说,“去听听”。黄红芳赶往小卖部,却一时半会没有回,于是黄家达也出了门。 原来村里人在议论说,黄家达的三弟黄家光,偷了村民黄家勇的三头牛——两头成年牛,一头牛崽。正当他与买家交易时被村民发现。民警抓到了买家,黄家光却跑了。见大家议论纷纷,黄家达满脸羞愧地说:“没办法,你们要是看到他了,该打就打。公安局要是又把他抓走了,我也不会同情。” 那阵子,新岭冲的村民人心惶惶,这是一个月内新岭冲村一带发生的第三起盗牛事件了。 去年11月,黄家达自己就丢过一头黄牛,找了一圈没找着。他问当天负责放牛的黄家光牛去哪儿了,“他好几天后才跟我承认,是他拿去卖了。” 黄家达很生气,他的4个孩子都在上学,一头牛差不多就是一个孩子一年的学习费用。几天后,这对夫妻找黄家光谈话,说这次卖了就算了,以后不要再卖家里的牛了。他没有报警,“报警就是大笑话了!” 村里接二连三的盗牛事件发生后,黄家达就怀疑是黄家光所为。他问过黄家光:“村里的牛不见了,是不是有你的份?”黄家光不认。黄家达警告他:“你不偷是好事,如果是你偷的,谁也救不了你了。” 这一次,黄家光被村民抓了现行,他在案发现场的视频,已在村里的微信群传开了。黄家达给弟弟打电话,黄家光不接。他借用其他人的手机再打,黄家光接了。 “我对他说,黄家光,你跑不了了,(你偷牛交易的场景)都被人拍下来了。你赶快自首吧,这次,你不再是被冤枉的了。”黄家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。 黄家光问哥哥:“我自首了,会判得轻一点吗?”黄家达说:“你自首就轻点,你要是跑,总有一天会被公安抓到。没抓到,你还会去偷,你要是被人打死了,我可一点都不知道。” 黄家光回答哥哥:“那行,我打110。” ▲黄家光被抓现场(村民供图) “他竟是一家公司的股东” 黄家光在距离案发现场两公里外的荒郊打了电话自首。自首前,他还想回家换身干净衣服。但被黄家达阻止了,他羞辱弟弟:“你做贼都不怕,还怕一身脏衣服?你要是回村里,会被村里人打死的。” 于是黄家光不敢回家,可他又说,家里有一些“材料”要给哥哥。 黄家光要哥哥用那些“材料”帮他打官司,黄家达却说:“官司只有你出来之后自己打。”黄家光不放心,又给嫂嫂黄红芳打电话,黄红芳答应他,“你放心,不会让别人进你卧室的”。 ▲拘留通知书 下午,黄家达找到两身干净衣服,送到东山派出所,黄红芳锁了黄家光的卧室门。因感觉“在村里一下子抬不起头”,几天后,这对夫妻才想起,要去屋里帮弟弟找“材料”。 新房是用黄家光的赔偿款在老屋的地基上建的,一栋平房,4房间一客厅;一栋两层楼房,7个房间。二楼中间的屋子是黄家光的卧室,卧室内陈设简单:一张床,一个梳妆台,一个电视柜,一面白墙上挂着一幅黄家光与妻子杜文的婚纱照——黄家光神情严峻,杜文笑出婴儿肥。 在梳妆台抽屉中的新婚相册里,黄红芳找到两份材料,一份《股份转让协议书》,一份《补充协议书》。 《股份转让协议书》中提到:海南A公司的原始股份由三人共同持有,其中凌利生占股92.5%,黄家光占股5%,王志雄占股2.5%。黄家光名义上注资30万,实际上注资142500元,另有157500元由公司出资,以黄家光名义存入基本账户。这份签于2017年6月23日的协议书提到,该公司作为甲方,愿意出资15万元收购乙方黄家光5%的股份,资金分3次支付到黄家光指定的账户。 签于同一日的《补充协议书》则提到,乙方黄家光同意,自协议签字日起,不从甲方或甲方控股的公司中取拿任何财物。如若乙方取拿财务(财物)被甲方工作人员当场发现,乙方愿意按一件物品认罚一万元,罚款从股份转让金中扣除。 ▲《股份转让协议书》与《补充协议书》 红星新闻记者在天眼查上查询到,该公司目前共有包括凌利生、黄家光在内的10名股东,黄家光持股4.6%,公司法人代表为凌利生。 “我们这时候才知道,他竟然是一家公司的股东。”黄家达说,A公司并没有还弟弟这笔钱,“所以他叫我帮他打官司。” 撑起农庄门面的“名人” 据了解,凌利生原是《海南特区报》记者,2005年,他接到一封从狱中寄出的“喊冤”绝笔信,随后两次进入黄家光所服刑的三亚监狱,掌握30余份黄家光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据,在全国率先披露此案。 据公开资料显示,1994年,海口市秀英区东山镇新岭冲村发生一起村民械斗命案;1996年,黄家光成为该案犯罪嫌疑人;2000年,法院两轮审判以“故意杀人罪”判黄家光无期徒刑;2014年9月30日,海南省高院再审此案,宣判黄家光无罪,当庭释放黄家光。 凌利生是在4个月后才知黄家光已经回家的,“有一天他突然打电话给我,说国家赔偿款还没有到位。”凌利生称,黄家光无罪释放,他的“使命”已经完成,故而他与黄家光并无太多往来。但他留意到,当时的黄家光“满脑子想着复仇”,“我劝他尽快开始新生活。” 凌利生离开《海南特区报》后,于2015年6月创办了A公司。2016年初,黄家光第二次有求于凌利生,“他突然打电话给我,要我帮他的二哥找份工作。”当时凌利生正筹备在东山镇开一个农庄,于是就将黄家扇吸纳到农庄,“没过多久,黄家光也跟我说,哥,我也想跟你干。” 凌利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助力了一起冤案的平反,所以他愿意继续帮助黄家光。同时他坦言,黄家光已是东山镇本地“名人”,有黄家光撑门面的农庄,“政府可能会给予一些支持。” 一份2016年1月15日A公司的公司章程显示,黄家光已是该公司的股东。2017年6月8日,由A公司100%持股的海南绿生活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成立,黄家光担任法人代表。 海南绿生活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主要经营农业种植、农产品加工销售、休闲度假、餐饮服务。东山镇的实际经营场地上的广告语称,人们可以在这里抓鸡、捉兔、追野猪。 黄家光只上到小学五年级,冤案期间脱离社会17年,自然不懂经营。凌利生说,黄家光懒,但一旦干活,“就很能吃苦”。黄家光只负责种植、养殖,至于餐饮、娱乐及推广,则由总公司团队负责。后来黄家光的妻子杜文也到农庄当了两个月的仓库保管,他们每月能拿到6千元的工资。 凌利生称,黄家光的实际出资,相较于其他股东而言“是极少的一部分”,之所以将其吸收为A公司股东,是为了“培养他的责任感”。 获国家赔偿的“巨富”投资柠檬 2014年9月30日,黄家光结束漫长的牢狱之灾,一身清白地回到他的老家新岭冲村。 黄家光的母亲早年就去世了,在他出狱的前一年,为他坚持伸冤的父亲也走了。二哥黄家扇没有成家,他只有大哥黄家达可以投靠。 黄家达说,彼时42岁的黄家光异常消瘦,完全没有25岁被抓时的气色。或许是受长期的高墙内昏暗生活的影响,他的双眼无法看强光。 亲人及数名村民共十余人,从海口市区接回无罪释放的黄家光。村民在村口放鞭炮,满地的爆竹纸屑。黄家达夫妻还记得,那天,每个人都很喜庆,为招待大家,他们做了三桌饭,专门从永发镇买了两只熟鹅,还宰了家里的3只鸭子、两只鸡。 第一个晚上,黄家光拉住黄家达二女儿的手说,他现在有钱了,以后会供他们4兄妹读书,“后来他给了我女儿1万元。” 约在2015年2月,160余万国家赔偿到账,黄家光一跃成了新岭冲村的“巨富”。有了钱,黄家达提出,海南多台风,老房是瓦房,不安全,第一件事应建新房。黄家光考虑再三,同意了。他带哥哥到永发镇的农村信用社,一次转了40万。数月后他又问哥哥,钱够不够?黄家达说,还差一点,他又给了现金两万。 ▲黄家光用一部分赔偿款在村里盖了新房 2015年底,他们盖出了在村里至今看来都较为崭新的楼房。黄家光还给自己打了两件金首饰:一条项链,一个戒指。熟悉黄家光性情的当地人告诉红星新闻,黄家光认为自己坐过冤狱,这是“欠他的”。黄家达说,那时弟弟抽中华牌香烟,“再差也是20元以上一包的。” 黄家光告诉他的发小黄涛(化名),他“要去投资”。黄涛看到,那阵子围在黄家光身边的,“什么人都有”。他觉得不靠谱,好心提醒黄家光,盖房子剩下的钱,应放在银行存起来。 “按当时的利率,100万的存款一年有5万元利息,我建议他存5年。”黄涛说,黄家光脱离社会那么多年,用5年时间去熟悉新环境,再做投资也不迟,“但他非常固执,不听。” 拿到赔偿款后不久,黄家光告诉哥哥,他在三门坡镇跟人投资种柠檬。黄家达反对弟弟种柠檬,“我对他讲,外面的世界很复杂。但他说,我这么一点钱,谁会骗我?” 在发现黄家光入股A公司的数天后,黄红芳又在电视柜里找到两张欠条。一张是与借款人冯财有关的借条,落款日为2015年3月25日,涉及金额20万,但冯财未签字;一张是与借款人许家豪有关的借条,涉及金额10万,落款日为2015年4月13日,正文借款人为许家豪,但签字却是另一个名字。两张借条均注明“三年内还清欠款”。 ▲黄红芳在家里找到的两张欠条 黄家达说,这可能就是一场骗局,“借我弟弟钱的人,我们从没见过,也不知道怎么找他们。” 黄家达说,除有据可查的款项及可估算的基本生活费用,弟弟约有50万赔偿款不知去向。他留意到,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弟弟的金项链、金戒指不见了,抽的烟越来越差,“被抓之前连7块钱一包的红塔山也抽不起了。” “把黄家光吸纳到公司,是个错误” 黄家光投资的柠檬种植,是海口人冯财的项目。当地多名知情人称,冯财原是当地一地税局干部,因经济犯罪与黄家光在同一监所服刑,而许家豪是柠檬基地的一名技术员。 柠檬基地距原谭文镇城区不到一公里,附近村民称冯财鲜少来此。 12月21日中午,红星新闻记者在这里看到,园区无人值守,守院子的是一只狗。园区柠檬树长势尚可,但当地村民称,近年柠檬的收购价格,每斤从10余元暴跌至如今几毛钱。 冯财的一个手机号连日来处于停机状态,此前就黄家光是否投资柠檬树一事,他接受《南方周末》采访时既没承认也没否认,“黄家光如果有借条,可以拿出来”,其称,黄家光“聪明主动”,在狱中帮他洗衣服,他也照顾黄家光。此前凌利生在这片基地见过冯财,“他承认黄家光有一笔投资,承诺盈利后会偿还。” 黄家光几个月后就退出了柠檬种植,冯财对凌利生解释,黄家光总是不在岗,“常常外出打麻将”。但黄家光的妻子杜文说,她到过柠檬园两三次,看到“冯财把他当狗一样使唤来唤去”。 凌利生后来发现,将黄家光吸纳到自己的公司是个错误,他没能培养出黄家光的“责任感”。庄园是在2016年底正式对外营业的,黄家光是这里的“总经理”,可这个总经理乱跑,有一段时间黄家光连续十几天泡在东山镇的麻将馆,“他早上到庄园跟员工说,要出去一下,然后就直接去了麻将馆。” 凌利生说,黄家光还公私不分。有企业在庄园里承包了一些经营项目需要交电费,他连续三个月将这笔钱占为己有。公司交煤气的钱,他也拿来私用。总有人突然跑到公司来要债,“说黄家光以公司老总名义借了他们的钱。” 更严重的,有员工发现黄家光偷农场的鸡。在去年与凌利生的一次微信对话中,他间接承认自己偷盗。没人知道他的钱去哪里了,到庄园工作8个月,他才断断续续交清14万余元的公司股金。 海南绿生活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变更记录显示,2017年5月24日,黄家光不再担任该公司法人代表。6月,A公司与黄家光签订《股权转让协议书》及《补充协议书》。凌利生说,让黄家光退出是其他股东的集体决定,“担心他的私人道德影响公司运营,他伤了我的心,我放弃了。” 凌利生说,目前这笔股金尚未退给黄家光,原因是A公司已在新四板上市,原始股东的退出需遵相关制度走流程。预计明年4月,黄家光可完全退出股东身份,“以后他出来了,至少这里还有一笔钱留给他。” 短暂的婚姻:“她不太可能再等他了” 此前有说法称,为迎娶杜文,黄家光花了20万。杜文则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黄家光与她结婚,彩礼并非传言的20万,“说好的是3万,但只给了1.5万,我父亲还返了1600元。” 2016年10月24日,黄家光与海口市秀英区长流镇的杜文成婚。杜文比黄家光小整整15岁,身高则高了一个头。杜文说,她生过一个孩子,当年她最终决定嫁给黄家光,是“打算过安稳的生活”。 ▲黄家光与妻子杜文的结婚照 黄家达夫妇却不看好这门亲事,黄家达曾提醒弟弟,杜文年轻漂亮,你们并不相配,不妨找个条件一般的,好过踏实生活,“但黄家光说,女人漂亮一点,不是更好?”杜文在新岭冲村生活了约半年,之后就住到娘家,约一月才回新岭冲一次,住一晚便离去。 杜文称,黄家光“心是好的”,但脾气暴烈,两人但凡争吵,他总是谈“刀枪”,并有意无意发来“枪”的图片,并称“这枪我已经买了”,“思维还停留在过去,认为凡事都能靠刀枪去解决。”她称,为防止意外,其父亲不再让黄家光进家门。 杜文称她并不清楚黄家光究竟还剩多少钱,也不知其钱财流向何处,但她猜测黄家光的钱“不是因为打麻将输完,就是被人骗完”,黄家光常常是一两个月给杜文几百元生活费,“他总说有人欠他钱,人家要打钱过来。” 获悉黄家光被抓时,杜文已经在深圳。她之前曾跟黄家光谈起,要去深圳打工,但黄家光不许,说可以养她。杜文坚持要去,黄家光最后说,好,走的那一天,我来送你。最后,杜文定的是12月6日早上6点30分的航班,5日中午他们通了一个电话,约好下午5点见。可是,杜文从下午等到晚上,黄家光都没有来。杜文打电话,也没人接。 杜文并没有多想,只是觉得这个人“向来性格古怪”。两天后她看新闻才知道,原来那天黄家光因为盗牛被抓了。她不理解,“再怎么样,也没有必要去偷牛。” 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她不太可能再等黄家光了,因为如果再被判几年,“估计出来时,已经50几岁,是个老头了。” 红星新闻记者丨刘木木 发自海口